即使沒有8月24日的皇倉中學軍訓事件,“軍訓”照樣能成為這個夏天的新聞熱點。8月19日,遼寧阜新女高中生自殺,家長稱事因軍訓而起;8月26日,軍訓後1小時,河南省南樂縣實驗中學一名14歲男生猝死;9月14日,媒體爆出南師大泰州學院教官體罰學生,男上女下做俯卧撐,情狀極為不雅……
  在等待了近半個月以後,9月11日,湖南省龍山縣公佈了一份處理結果。該處理結果系針對8月24日皇倉中學軍訓教官與師生肢体衝突事件而做出。“對事件中有一定違法違紀行為的黃俊等10名教官分別給予行政拘留、留黨察看、黨內嚴重警告、降低崗位等級、罰款、行政記過等處理,並由涉事教官承擔一定數額醫療費用。”龍山縣同時決定對縣教育局、皇倉中學等做出處理;對軍訓中指導監督不力的縣人武部,建議由其上級機關作出相應處理。據瞭解,皇倉中學軍訓肢体衝突事件,共造成42人受傷——包括教官1人,教師1人,學生40人,其中28人到縣人民醫院門診或住院醫治。
  由於此事件造成的惡劣影響,一時間關於大中學生軍訓到底該何去何從,成了媒體熱議的話題。
  不時爆出的與軍訓有關的意外事故,令“軍訓”一詞似乎有變味之嫌。那麼,軍訓該取消嗎?軍訓能取消嗎?我們又該怎樣對待軍訓?
  時長強度遠遜當年
  復旦大學1990級的理科生盧昌海,在《軍訓》一文中如此懷念他的親歷:“北大自軍訓以來孤芳自賞不免寂寞,於是慨然要求復旦也來分一瓢羹。 這個 Fair Play 的要求得到了教委的同意, 於是從 1990 年起複旦加入了軍訓的行列。 當時南方的學校狼煙四起,中科大、南大乃至浙大的崛起使復旦頭疼不已。 套用一句歌詞來說就是 ‘最近比較煩’。此番‘軍書十二捲,捲捲有爺名’, 復旦被老牌勁旅北大點名‘陪讀’, 在‘慘遭暗算’的同時,興許也有幾絲被對手器重不失為榮耀的感覺,可謂是悲喜交集。”
  盧昌海和他新認識的同學們一起,踏上了去往大連的輪船。
  作為1990年入學的一代學子,因為軍訓一年的緣故,本科學業大都於1991年至1995年間完成。這批學生被校友稱為“軍訓生”。專欄作家指間沙就曾評價道:“最慘的是末代‘軍訓生’,畢業時和下一屆一起找工作。”
  軍訓,成了那幾年高校新生的一道坎,想要跨越必須經歷一整年。而在此之前之後,軍訓大都集中在寒暑假,特別是暑假。
  近日在接受《解放軍報》記者專訪時,北京市學生軍訓工作辦公室負責人將中華人民共和國學生軍訓歷史,分為三個階段:“1955年到1957年為摸索階段,先後在14所高等學校和120多所高級中學組織學生軍訓。198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兵役法》修訂重新頒佈,要求在校大中學生開展軍事訓練。據此,1985年到2001年為試點階段;此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教育法》陸續頒佈,都對學生軍訓提出了具體要求。根據國辦發(2001)48號文件規定,從2001年到2005年由試點轉入全面普及階段。到目前為止,全國已有2000餘所高等學校、22000餘所高級中學開展學生軍訓,年參訓學生達1700餘萬人。”
  1955年7月,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部《兵役法》頒佈,第一次從法律上作出了在大學生、高級中學學生中進行軍事訓練的規定。那一年的冬天,北京體育學院、北京鋼鐵學院的學生首先參加了軍訓試點,隨後又增加了北京郵電學院等12所高校。在兩批14所高等院校中,進行了21個軍事專業課題的訓練。不僅如此,1965年,中共中央發出有關大專院校學生到部隊當一段時間兵的指示,全國又有部分大專院校學生到部隊下連當兵。
  與下連當兵相比,整班整年級軍訓一年是不是仍屬“弱爆了”呢?難怪有如此評論見諸報端:“教委、總參、總政的軍訓規定多年來多次修訂,軍訓也在不斷改革。如今高校教官素質有保障,地方中學由人武部安排的軍訓偶爾會出現教官素質問題。但新的問題是越來越小資化的學生,會把任何與自己生活style不同的群體都看作素質不過關。”
  “目前,中國青少年普遍缺乏艱苦環境的磨練,挑戰自我的機會不多。”亞太安全理事會中國委員會委員張軍社向《新民周刊》發表了自己的看法。“軍訓在大中學生中開展,首先有法律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兵役法》、《教育法》都有明確規定。軍訓,一方面為國家和軍隊建設培養後備兵員,是愛國主義教育的核心,能提高學生的國防觀念,提高崇文尚武的思想;另一方面,也滿足了青少年成長的需要。”
  難題是學員多教官少
  張軍社告訴記者:“現在的青少年軍訓,有些地方需要完善。比如全國各地都缺教官。每年全國有1700餘萬大、中學生要軍訓,按照每名教官訓練30名學生計算,需要兵力56萬餘人,有的地區沒有多少駐軍,加上武警也湊不夠數量。另一方面,場地缺乏。目前全國軍訓基地數量很少,並且軍訓時間相對集中,隨著城市的發展和擴張,適合開展實彈射擊的靶場數量也在減少,這些因素都導致軍訓場地缺乏。”
  由於從現役軍人、武警官兵中難以湊夠軍訓教官數量,學生軍訓,特別是中學生軍訓就往往從退伍軍人中選擇教官。
  就在皇倉中學軍訓肢体衝突事件的次日,龍山縣政府披露稱,與師生髮生肢体衝突的軍訓教官是預備役人員。據稱,龍山縣人武部按相關文件精神,於8月23日組織28名預備役人員為皇倉中學高一新生軍訓。
  就軍訓後學生猝死問題,河南省南樂縣實驗中學校長梁兆生向媒體表示,該校從1996年起對新生軍訓,教官是城關鎮人民武裝部聯繫的退伍兵。
  記者在“百度招聘”里查詢“軍訓教官”職位,發現全國各地各類單位都有招聘軍訓教官的廣告。隨州某私營單位的招聘要求是“合同制,要住校,……要求溝通能力強,吃苦耐勞,服從安排,復轉軍人、退伍軍人、警校體院畢業生優先”。招聘單位提供的薪資待遇是試用期基本工資1200元加300元考核獎金,轉正後基本工資1500元加500元考核獎金,再加上崗位工資和補貼,賬面月收入僅能達到兩三千元。
  軍訓教官緊缺,導致了教官素質良莠不齊的現象,負面新聞層出不窮。2008年,位於廣州市的華師附屬南園實驗學校軍訓,一學生因吃飯時說話,被教官命令用頭撞牆15下。2012年,大連一所重點高中軍訓時,因為一男生放屁,全班被罰站軍姿半小時。
  在大城市,大中學生軍訓基地的建設,某種程度上能緩解人員不足帶來的管理混亂。比如北京市就由主管教育的市領導和北京衛戍區主管軍訓的領導牽頭,組成北京市學生軍訓工作聯席會議,統一領導全市學生軍訓工作。1990年,北京市創建了全國第一個學生軍訓基地——昌平學生軍訓基地,之後在大興、門頭溝、懷柔、順義都建立了軍訓基地。到目前為止,北京市已建成並投入使用的軍訓基地共有10個,年度承訓能力達30萬人。
  軍訓不能太“土”
  張軍社說:“美國在大、中學校設立了531個預備役軍官訓練團。其中一種類似於我國的國防生;另一種就是一般學生,每周進行2至3小時軍事訓練。俄羅斯要求17歲以上男性公民必須接受士兵軍事專業培訓。印度也通過國民學兵團來組織學生軍訓。很多國家都要求青年必須服兵役。可以說,各國有各國的做法。”
  在中國,參加軍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被視為青年服兵役的一種形式。《兵役法》中有專門章節規定——高校和中學的軍訓由教育部和國防部負責,並指出大學生“必須接受基本軍事訓練”。在這部法律中,提及經考核合格的受訓學生可以服軍官預備役。
  然而,如果軍訓觀念仍停留在過去時光里,則遠遠跟不上軍事現代化的要求,更不能引導受訓學生瞭解和熱愛軍隊。有報道稱,軍訓學生被拉到封閉式的軍訓基地,每天站著吃飯,幾天才能洗一次澡。與之相比,真實的部隊營房則裝上了空調,海島、邊遠山區部隊的伙食也在逐漸向“吃得好”發展。
  北京大學教授孫東東認為:“對不瞭解國防現代化的青少年而言,一些形式主義的軍訓不僅不能磨練其意志,反而在其心目中占先種下軍隊是‘頭腦簡單、一味吃苦’的觀念,勢必導致其對軍隊的反感,甚至強化了‘好男不當兵’的世俗觀念。”孫東東提出的軍訓改革理念是——“應該抓住青少年的求知欲、好奇心,把諸如隊列訓練等軍事體育科目調整到平常的體育課中,軍訓時大力普及21世紀國防的理念以及現代國防科學技術知識,培養學生對現代軍事科學技術的興趣,重點放在培養學生的國防意識和國家安全觀上,在學生的心目中形成‘只有好男去當兵,國防才能現代化,才能打贏現代戰爭’的觀念。”
 
創作者介紹

zx99zxnqa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